奧地利的山水,與山水中的天地《之十》:Nassfeld 所謂的濕原 我的桃源

IMG_5557COVER.jpg

我說,我走過,我看過,我經歷過。

我說,山水裡有我,天地裡有我,來去的光陰裡也有我。

而我,站在這深谷的一片水澤,仰望以不同青綠交織的山巒,放眼青蔥平谷中每一朵為風顫動的野地小花,水草間自在的馬牛,傾聽滾滾山澗拍岸⋯⋯

我忘記了我所有的曾經。

曾經的山水,曾經的天地,曾經的光陰。

 

這是個什麼樣的抵達?

三個小時的山路,炙熱的艷陽,背包像石塊一樣嵌入肩膀,飲盡了出門攜帶的三公升水,全身上下浸溼在自己的汗水中⋯⋯
這樣的路上,

我多麼 多麼希望前面的陡坡可以善待這樣的我

我多麼 多麼希望山棱線後就是所盼望的濕原

 

這是個什麼樣的抵達?

佇立於這片山色青青,草色青的水鄉澤國,

心中有吶喊,也有淚水緩緩流動。

原來我早已枯萎,

原來我早已成灰,

原來所有的曾經 所有體會,

都是那麼容易隨煙。

原來 並不知道,

直到 我來到這僅存的桃源。

 

濕原,位於深深山谷之盡,

前有重巒阻隔,後方是唯一可退之路。

回頭望著來時路,

我想像項羽面對烏江無路可逃時嘆息的心情,

與提劍時對虞姬所有不能斬斷的情愫。

如同項羽,

我,

也有想捨,卻不能捨的東西,

也有不能捨,卻非要捨的東西。

是不是這些不得不,

讓我在歲月中枯萎,讓心成灰?

 

濕原 並沒有錯,

不是濕原有讓人悲傷的能力,

而是濕原裡有世外的靜謐,不世的美麗,

容易讓人看見長久以來的堆積和沈澱。

這個萬物滋長的濕原,這樣天際之間的桃源,

以絕無僅有的寬容接納,

經過堆積和沈澱後毀敗的我。

就此,過往塵煙,都在山山水水裡放下;

在此,汙穢殘破,且由大風瀟瀟吹去。

 

這片濕原裡,

每個捕捉,都不是虛無。

每次彎身,都有著謙卑。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個這樣的地方,

代代相傳的農戶,從來不曾是真正的主人,

是人,是馬,是牛,都是大地的一部分,

來自於大地,也歸向大地,

濕原的歲月流轉 濕原擁有的 還擁有。

山與地綠得,找不到可以定義的色號,

花草茂密得,不捨得移步踐踏,

太陽撒下的金光,讓泥石成金鑽,

草間的水光,閃爍如星辰。

這裡就是所謂的濕原 我心中的桃源。

 

不再說,走過,看過,經歷過。

與其說,山水裡有我,天地裡有我,來去的光陰裡也有我。

其實是,山水擁有我,天地擁有我,來去的光陰裡也擁有我。

 

IMG_5547cover.jpg IMG_5560cover.jpg IMG_5594cover.jpg IMG_5546s.jpg IMG_5555s.jpg IMG_5556s.jpg IMG_5558s.jpg IMG_5559s.jpg IMG_5564s.jpg IMG_5569s.jpg IMG_5574s.jpg IMG_5575s.jpg IMG_5581s.jpg IMG_5588s.jpg IMG_5592s.jpg IMG_5597s.jpg IMG_5600s.jpg IMG_5603s.jpg IMG_5607s.jpg IMG_5610s.jpg IMG_5614s.jpg IMG_5616s.jpg IMG_5624s.jpg IMG_5625s.jpg IMG_5627s.jpg IMG_5633s.jpg IMG_5636s.jpg IMG_5646s.jpg IMG_5651s.jpg

IMG_5659s.jpg IMG_5686s.jpg IMG_5691s.jpg IMG_5694s.jpg IMG_5695s.jpg IMG_5696s.jpg IMG_5702s.jpg IMG_5705s.jpg IMG_5714s.jpg IMG_5721s.jpg IMG_5728s.jpg

IMG_5731s.jpg IMG_5735s.jpg IMG_5742s.jpg IMG_5748s.jpg IMG_5753s.jpg IMG_5761s.jpg IMG_5763s.jpg

(附註1.:  所造訪之地,均無官方中文譯名,因考慮讀者查閱之便,地名均以原文呈現。)

 

 

***

 

 

 

, , , ,
創作者介紹

-奧地利寶盒-

奧地利寶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