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韭菜(熊蔥),春天野地裡的好味道

這個我稱之為“野韭菜“的熊蔥,是春天的第一個信息。

歐洲沒有韭菜,亞洲商店販售的韭菜,多半是自泰國與中國空運來的,價格不菲。

初春時候,環維也納市郊的林地樹蔭間,在濕潤,富含腐殖質的落葉和河岸森林,都可以看見叢生的野韭菜,它既是藥用植物,也食用植物和香料。

春日踏青+野韭菜

野韭菜,也被稱為“森林大蒜“,”巫婆蔥“,” 吉普賽藥草“,有食用韭菜的辛香味道和淡淡的類似大蒜香氣,鮮嫩美味,可以生食,也可以入菜。

近年來,奧地利人也變成了野韭菜迷,除了它的自然香氣,樸實特性;野韭菜也因其低熱量,高維生素C和粗纖維資的健康特質,也成了一種新興“健康食物”,成為這個時節的熱門健康美食。

春日踏青+野韭菜

每到野韭菜季節,各大報章雜誌都不可免俗的介紹利用Bärläuch(野韭菜的德文名字),調味或入菜等以野韭菜為主的各式食譜, 從奶油野韭菜濃湯,野韭菜起司醬,野韭菜蛋餅,或以野韭菜製作青醬伴義大利麵,到紅酒烹野韭菜牛肉卷⋯⋯等等。都很受奧地利人喜愛,特別對食素的人來說,野韭菜可說是最自然不過的天然提味香菜了。

IMG_5779s

在奧地利,所謂素食,大致來說是不吃動物肉品,但是,也食用動物乳製品:如雞蛋,奶油,起司和牛奶(也有完全不吃的,所謂的“Vegan“ 全素食);素食者是不忌蔥,蒜與韭菜等辛香菜的,與佛教徒素食飲食觀念略有不同。所以,歐洲的素食,素菜餐廳,簡單的說,就是無肉食,並無所謂的“葷菜”忌諱。這是另話。

IMG_5777s

在MF到台灣前,完全不知道韭菜的魔力;直到吃過了媽媽為他做的韭菜盒子,從此拜倒,成為韭菜裙下第一伏臣。

自多年前,我們在奧地利發現山林間野生的野韭菜後,探春踏青,採野韭菜,竟然成了我們多年來不成文的固定時節活動。

上個週末,天色大好,在維也納市內的普拉特公園(Prater)散步時, 遠遠就聞到野韭菜特有的香氣,出其不意,竟也在步道邊的林間,發現了野韭菜的蹤跡。這倒是第一次在市中心看到這麼蓬勃茂盛的野韭菜。

那漫漫一片綠油油的野韭菜,集結冬日精華, 葉薄青翠而鮮嫩,是這個春日午後的最大驚喜。

IMG_5793s

穿身林間,忙碌彎身採集野韭菜的MF,邊採邊“點菜“:野韭菜炒蛋,野韭菜紅燒豆腐,野韭菜盒子,素蠔油野韭菜炒豆乾,花素野韭菜餃子⋯⋯。

他,清清楚楚的讓我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白做工的老公,也沒有可以糊弄的老外。

怎麼樣?這個老外老公不好應付吧!

接下來,就是怎麼讓這春天野地裡的好味道,成為餐桌上的佳餚了。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奧地利寶盒-

奧地利寶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